首页 资讯 养鸡 养猪 饲料 粮食 技术 蛋价 图片

期货

旗下栏目: 新闻 分析 致富 疫情 期货

饲料养殖产业链:二十余年成长路期货市场相伴行

来源:699养殖 作者:699养殖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13
摘要:作为饲料原料中最重要的两个品种,豆粕和玉米期货分别于2000年和2004年在大商所上市,2013年国内首个畜牧生鲜品种鸡蛋期货上市,大商所产业服务范围拓展至养殖领域。2017年豆粕期权挂牌,2018年玉米期权获批立项,大商所在服务饲料养殖产业链企业方面,逐渐

作为饲料原料中最重要的两个品种,豆粕和玉米期货分别于2000年和2004年在大商所上市,2013年国内首个畜牧生鲜品种鸡蛋期货上市,大商所产业服务范围拓展至养殖领域。2017年豆粕期权挂牌,2018年玉米期权获批立项,大商所在服务饲料养殖产业链企业方面,逐渐形成了完善而综合的衍生品体系。这些衍生品工具的推出,对饲料养殖产业链企业的发展壮大起到了怎样的助推作用?产业链企业又是怎样借助期货市场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日前,《证券日报》记者随同大商所走访了东北、华中、华南等地的数家饲料养殖企业,通过深入探究他们与期货市场日趋融合的轨迹,感受到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与初心。

从初相识到深融合是市场选择的必然结果

2000年以来,国内民营饲料企业开始迅速发展,并逐步发展成为饲料养殖产业的主力军。相较于国企,民营企业在生产经营和衍生品利用等方面有着较强的灵活性,有的在自己摸索中逐渐找到期现融合的最佳路径,有的在上游大型油厂基差贸易的推行下从被动接受到主动学习,如今,期货市场已经成为饲料产业降低成本、防范风险的主要通道。

禾丰牧业是立足于东北地区的一家饲料养殖企业。其与期货市场的初相识是在2000年前后,当时国内期货市场也只是刚刚起步。禾丰牧业副总裁孙利戈1997年进入公司,二十多年来一直负责采购业务,他向期货日报记者回忆说,那时公司对期货的认知还仅停留在初级阶段,就是简单的投资型,希望通过期货市场,使用杠杆以小博大。禾丰牧业的期市探索之路也由此开启,为此他们交了一部分的“学费”,也积累了经验。2010年前后,在高层的支持下,他们开始尝试升级期货操作,由初级阶段的投资型逐步向战术型转变。

从公司根据自我意愿交易到依据产业上下游的采购、销售情况开展玉米、豆粕的套期保值操作。在孙利戈的切身感受里,这几年饲料产业链企业对期货的认知和运用都有了非常快速的发展,也更加成熟。

“在北方的饲料企业中,我们接触和利用期货算比较早的。整体而言,南方饲料产业链企业对期货的认知和接受程度都更高。”孙利戈说。记者也了解到,目前华南地区前十大饲料企业多数都参与了期货交易。“一方面大企业开始做,小企业自然就跟上来,另一方面,上游大型油厂通过基差贸易的推行,无形中对饲料养殖产业的风险管理意识和手段产生深远影响,如今,期货已成为产业链企业不可分离的基础工具。”

在市场发展大潮中一步步认识期货力量的饲料产业链企业,还包括1998年成立的双胞胎。与禾丰牧业一样,双胞胎以前基本都是现货传统采购,直接向贸易商买原料,当月需要多少玉米、豆粕,就去市场上买,并不考虑远期怎么办,“2004年前后,我们目睹中国油厂经历了一次大洗牌,对行业影响非常大。究其原因,是采购时没有利用期货套保,导致国内大部分油厂倒闭,跨国油脂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改变了国内油厂的原有格局。”双胞胎谷物部总经理张启荣表示,当时看到油厂经历的局面,作为下游企业人士,内心很震撼,开始对期货市场有了初步认识。“这十多年来,从双胞胎的发展历程和实际应用来看,期货是饲料企业的必备工具。油厂所经历的阶段,饲料企业也正在经历或将来一定会面临,如果现在不学会利用期货工具,不做套保,未来饲料企业的发展就会面临很大的问题。”

张启荣回忆说,双胞胎是2005年前后开始涉足期货市场的,一开始也是投机交易。随着在实践中逐步认识到期货服务实体的功能,开始更多地将期货当成风险对冲的工具。“特别是近年来,企业竞争拼的不是现货采购的技能,未来采购将面临中长期布局的挑战。在全球一体化时代,采购更多要考虑到三个月、六个月以后,做好了有更大的机会,做不好风险同样很大,这就需要利用期货市场,将期货作为采购的辅助手段,当作避险工具。”

如果说饲料产业是在目睹上游产业惨痛教训时了解期货,在大型油厂的潜移默化影响中风险管理意识日渐成熟,那么对于下游蛋鸡养殖企业也来说,豆粕、玉米等饲料品种的操作经验对他们在较短时间内认识并接受鸡蛋期货给予了莫大帮助。据神丹总经理李清逸介绍,神丹前身是一家养猪的国营企业,后来企业改制,神丹依托湖北的区位优势,做蛋品养殖业,快速发展成为处于行业龙头地位的蛋品加工和养殖企业。在神丹,乃至蛋品行业,李清逸是较早接触期货的企业管理者。“2002年前后,在饲料相关品种上,只是个人做一些期货交易,不是公司层面参与。因为每天跟现货打交道,发现只要期货一涨现货就涨,豆粕、玉米都很明显,于是价格低的时候就会买一点。”

有了这些经验,神丹集团在鸡蛋期货上市之初便积极参与了其中。李清逸说,“在鸡蛋期货上,神丹是较早参与的。早在鸡蛋期货上市前的调研阶段,大商所专家多次来湖北和神丹考察,每次我都参与,不仅参加讨论,还参与相关规则的制定等。”李清逸颇为骄傲地说,2013年鸡蛋期货上市第一单花落神丹,他在现场见证了这一有意义的时刻。“鸡蛋期货对神丹来说,是远期行情的方向标,经过测算,我们可以确定什么时候上鸡苗;与此同时,神丹还利用期货市场,锁定可以接受的鸡蛋价格,便于在超市终端销售时,作为鸡蛋价格优惠的依据。”

产业链利用衍生品工具日渐驾轻就熟

改革开放40年春风化雨,滋养了饲料养殖产业链企业不断发展壮大,这其中,期货市场提供了不可缺少的推动力。在孙利戈看来,在禾丰牧业发展壮大应对产业变化的过程中,期货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方面,通过价格发现功能,为企业采购、销售提供价格指导。“我们原来最多只能预测最近一两个月的价格,而期货市场最对可以看到1年后的远期价格,由此可以让企业能对未来趋势有个基本判断。”由此也促进了企业生产经营的计划性。“根据期货价格,可以决定当月采购的货物量,采购进度更有规划了。”

另一方面,随着产业对期货工具应用熟练程度的不断提高,期货不仅是防范风险的重要工具,还成为了企业降本增效的手段。孙利戈举例说:“饲料企业有采购需求,是天然多头。正常买现货只能买一个月,最多两个月,货提回来,该付多少资金就要付多少。期货市场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时间,可以买远月的货。我们和供应商协商,共同在期货市场上操作,这与直接买现货相比,需要的资金会少很多。”

传统套保来说,企业买完基差并点价,就锁定了一口价成本。但这是远期合同,如果期货继续上涨,对于企业来说“点价”点对了,但只是浮盈,为避免之后价格下跌风险,企业通常可以卖出期货锁定点价利润。孙利戈介绍说,如企业购买基差100元,在期货价格3000元/吨时点价,采购成本3100元/吨。假设次日期货价格上涨至3100元/吨,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卖出期货,从而锁定这100元/吨的利润。

对禾丰牧业来说,经过多年对期货及衍生品的投入与摸索,他们建立了相对成熟的交易理念,有专注的研发人员及严格的规章制度。除开展传统的套期保值、月间套利外,还将基差贸易与期货、期权操作灵活结合,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对基差交易,孙利戈认为,虽然基差贸易模式形成了对油厂的完美保护,风险转移至了下游企业,但随着市场不断发展,基差交易也给饲料企业带来了机会。在他看来,没有基差就没有对价格选择的权利,关键怎么更好地利用基差为企业生产经营服务。“既然基差点价是先进的贸易方式,我们就要利用好。禾丰牧业从五、六年前开始做基差贸易,现在该模式在豆粕采购上占比相对较高。油厂也不断的借助基差改善服务,利用期货市场帮助饲料企业做好套期保值。”

2017年国内首个商品期权工具——豆粕期权上市后,禾丰牧业开始尝试将基差贸易与期权交易相结合,更好地锁定采购成本。“今年3月,当时期货盘面价格在3060元/吨附近,通过油厂提供的期权组合策略,我们点价的平均成本仅为2990元/吨左右,而且由于期权的合理组合,没有额外费用。通过这个策略,我们间接的为公司采购成本节省了70元/吨。”孙利戈说。

他表示:“在传统的现货交易中,供需两方是永恒的竞争关系,自从引入基差期货交易后,我们两方同时可以在交易中向期货市场要利润,实现共赢。”

从早期试水期货,到率先尝试期权工具,禾丰牧业一直走在行业的前沿。2017年5月,黄大豆二号新合约正式上市,当年12月,禾丰牧业下属子公司沈阳禾丰膨化饲料有限公司便尝试了首单黄大豆二号的期转现交割。当时禾丰集团辽宁区采购中心高级采购经理李明君表示,此次期转现交割根据在库存储大豆的实际品质协商采购价格,能够规避以往运输过程中的大豆品质变化风险,解决外贸物流、汇率等风险。公司以后还将继续参与黄大豆2号期货交割,希望期转现交割能够成为稳定的大豆采购渠道。

如今,企业已可以根据经营需要,有针对性地采取原料采购、利润锁定等套保策略。除了增加资金投入外,还成立了研发团队,着手培养自有的研发及交易人才。在禾丰牧业看来,未来要依据企业战略的需求,还将对期现体系,包括制度、资金、研发、风控、激励等方面进行针对性地改造和投入,从而使期货及衍生品的操作与现货经营实现深度的结合。

产业规模化与衍生品体系化相得益彰

对于探索期现融合更优之路的饲料养殖企业来说,合约规则的每次优化也都推动着其参与期货市场的脚步。在李清逸看来,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2017年鸡蛋全月每日交割、车板交割等新制度的实施。“由于新制度更符合鸡蛋作为鲜活农产品保质期短、即产即销的特点,提高了市场可供交割量,产业企业参与期货套期保值的积极性大幅提升,目前期货交割已成为周边蛋鸡养殖户很好的一个卖蛋渠道。”李清逸指出,“特别是在2017年初鸡蛋现货价格持续下跌、行业亏损严重。鸡蛋期货为蛋鸡养殖行业提供了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帮助企业顺利渡过了难关。”

记者了解到,为进一步贴近现货实际,更好地发挥期货市场服务产业的功能,大商所完善鸡蛋合约,创新性的推出全月每日选择交割和车板交割制度。与一次性交割方式中一个合约只有一个交割日不同,在每日交割方式下,卖方客户可以在交割月第一个交易日至最后交易日的前一交易日主动申报交割,一个合约可以交割的日期最多增加到了18个。同时,在已有的标准仓单交割基础上增加车板交割,卖方在交易所指定车板交割场所将货物装载至买方车板便可完成实物交收,不仅更贴合鸡蛋现货贸易贴点,也减少了仓储损耗等费用。

新制度实施后,由于交割成本降低、交割便利性提升,期现套利更为顺畅,期货市场运行质量进一步提高。不仅鸡蛋期货市场规模大幅增长,流动性显著提升、期现相关性增强,而且鸡蛋期货呈现出全合约活跃的局面,成为国内非一五九合约活跃程度最高的农产品期货。

“不久的将来,无论是饲料行业,还是养殖行业,规模化、集团化发展是必然趋势。”孙利戈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饲料主业之外,禾丰牧业还在积极布局养殖业。“作为饲料企业来说,我们也需要提前做相关布局,以促进企业规模化、集团化发展。”二十多年的从业经历,孙利戈见证了饲料行业由小到大的发展历程,在他看来,饲料行业未来整合还会加速,长江以南尤其广东地区,这种趋势已经非常明显。“饲料企业必须通过规模化,降低生产成本和费用,提高效率才能更有竞争力。中小企业生存将越来越困难,大企业优势将更集中,饲料产业的方向一定更专业化、更规模化。”

不仅饲料行业未来将呈规模化发展趋势,在李清逸看来,蛋鸡养殖行业也是如此。“前十几年养鸡基本四年一个周期,即每四年就会经历行业的大幅亏损。”李清逸说,原来中小养鸡户多,抗风险能力差,遇到行情不好时,就会因亏损退出市场,而坚持下来的养鸡户,在市场历练中逐渐成长,学会并开始使用风险管理工具,在行情不好时更有耐力和资金储备等待春天来临。小户退出,大户越做越大,这是蛋鸡养殖业的发展趋势。

饲料养殖产业链企业这种规模化、集团化发展趋势,为其更好利用衍生品工具奠定了基础。孙利戈认为,在这样的产业发展背景下,企业实际经营中衍生品工具应用的频率会更高,期现结合也会更紧密。“期货市场不断优化合约规则,更好服务产业;而对产业来说,也要努力学习期货规则,更充分的利用期货市场。产业和期货往一起走,一起使劲,结合的速度会更快,效率也会更高。”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网)

责任编辑:699养殖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养鸡 | 养猪 | 饲料 | 粮食 | 技术 | 蛋价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8 699养殖网 版权所有 赣ICP备18009182号-1  技术支持:云智科技

电脑版 | 移动版